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那年,我的星空

来源:杨立国 作者:嘉峪关中院 责任编辑:吕昕怡 发布时间:2018/9/25 14:02:57 阅读次数:2234
字号:A A    颜色:

我躺在麦场上新打碾过的麦草上,和父亲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其实父亲不懂得我的心思,但他柔和的声音让我不敢和他多说什么。毕竟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他了,离他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我知道父亲心里在流泪,他疼爱我,但不知怎么表达。父亲是沉默寡言的,但今晚,他像是有很多的话要对我说。我不敢多说话,我怕触动他内心里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也怕我早已盈满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即便是说一句两句,也尽量拣轻松的话题,用最平和的语调说出来,好让父亲少一点牵挂。 


        好美的夜啊!没有月亮,满天的星星闪烁着的青幽幽的光辉,我们都仰面躺着,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脸。我叼一根麦草,静静地屏住呼吸,什么也不去想。这样的夜,是多么好的掩饰啊!农历七月的夜空,是最美丽的,这时的星星最多,最亮。 


       “你困了先睡去吧”,父亲以为我睡着了。 


       “我不困,你先睡吧”。父亲没吭声。我知道他没有睡意,想和我说话,但我不知道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一股微风吹来,父亲站起来说:“你躺着,我再扬一下那些麦子”。他拿起一把木锨,到白天扬了半拉的麦堆边,拉亮电灯,一下一下轻轻的扬起来。我看着他的身影,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歉疚。我是他的骄傲。这个村子都是本家,几十户人祖孙三代没出个工作人,而我一毕业就当了干部,这让他在村子里很有面子。而现在,我却要走了,而且很远........ 


        父亲那时才四十多奔五十的岁数,但他的头上已有了显而易见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依稀看得见岁月的刻痕。我曾随着父亲犁过地,一道道犁沟拖着年复一年的希望;我也参与过夏收的繁忙,牵着牛一圈一圈的转打麦场;我与父亲砍伐地边成栋成梁的杨树柳树,清晰地看到树桩上的年轮......那些亲切的画面,随着风远去了,而不能忘记的,可能那就是岁月的轮回。 


       干麦草的香味让我感觉到亲切,那股味道和冬天的炕烟味一样至今令我难忘。使我永远都记得自己是农村出来的,我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隐逸在星群中。我不知道它是落到哪个星球上的陨石,至少它经历了亘古的沉默和瞬间的辉煌。 


        星空静谧、寥廓、澄澈。置身于此,感觉自己非常的渺小。如同星海一星,沧海一粟。思维随着星空漫无目的的变幻,忽远忽近,虚无缥缈。忘了自己将要面对的生活,岁月也不可能复制一份给我去作参考。沉醉也罢,忘情也罢,迷失的是今夜惬意的星空! 


        偶尔有蛙声自场边的池塘传来,有鸣虫的叫声从附近的草丛中传来,夏夜的星空,静得能听到万籁齐鸣,正如我沸腾翻滚的心,实在的安静不下来。

 

       一觉醒来,北斗星已改变了最初的位置。身上披着薄薄的被子,是父亲盖上的吧! 


       肯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