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读书二三事

来源:嘉峪关城区法院 作者:常丽 责任编辑:吕昕怡 发布时间:2018/9/20 9:42:03 阅读次数:2239
字号:A A    颜色:

在读书会做完一次《我的一个世纪》的分享后,有书友发信,是一张动图,一个女孩爬在草地上,静静地读一本书。风轻轻的吹着女孩的长发,吹着女孩身边的草叶微微的起伏。女孩神情专注。


她说,你读书的样子,一定很美。

 

我想了想,认真的回复,不美。

 

有朋友读书,必定要泡一杯茶。看她读书,真的是一种享受。白瓷的茶杯,一朵写意的荷花斜斜的盛开在杯壁,白瓷的釉,在光里浅浅的亮着。往放了茶叶的杯子里注进滚烫的开水,顿时满室生香。而她,就在这氤氲的香里,静静地看喜欢的书。水泡着茶,生出茶香。她泡着书里的文字,生出书香。茶的香,书的香,相得益彰。

 

其实,我也试过。一样的白瓷茶杯,一样的茶叶。怎奈我对茶多酚太敏感,一杯茶水下肚,便会有一宿辗转反侧,一宿彻夜难眠。

 

我读书,喜欢屋子整洁。

 

周末,挥动笤帚和抹布,打扫干净家里的角角落落。打开窗户,清风徐来。拎着书走到任何一个光线合适的地方,或躺,或坐,或卧。这时候的我,不去想自己姿态如何,只沉浸在书里。窗外,风吹着柳树轻轻的摆,此时,心是净的,也是静的。此时,心是自由的,随书启合,翻动。情绪的愉悦或悲悯都在那里。

 

三月末,带着母亲去海南旅行。临行前,在电子书上下载了余华的《活着》。

 

飞机起飞后,母亲在身边睡着了。

 

我拿出电子书,静静地看《活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

当母亲睡醒的时候,我爬在座位前的小几上,呜呜的哭着。

母亲惊恐的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泣不成声的我,母亲问:是不是行李丢了?身体不舒服?

 

我摇摇头,拿起电子书晃了晃,示意母亲,是因为看了这个。母亲满脸的不相信:看个书也能哭成这样?

 

我给母亲讲书里的情节,讲人物原本已经十分凄惨的命运,因为一次意外而遭遇更大的不幸的时候,哽咽的讲不下去。母亲说:真是个傻女子呢,都是编故事编的,哪里就有人倒霉成这样子。

 

想想,母亲的话也颇有道理。编故事的总要把故事编的感人,这才是成功的作品。后来再看余华写的《七天》、《兄弟》等作品,琢磨出余华作品的一个特点,那就是你以为人物的命运已经够悲惨了,可是远远没有到头,还有更多的意外,更加凄惨的命运在等着。

 

即使这样,仍喜欢读余华的书,喜欢他笔下流淌出的质朴情感,人物真实而不矫揉造作,更多的是书中人物面对凄惨的命运依然顽强乐观生活的态度。

 

前些年读陈丹燕写的《上海的金枝玉叶》,看到了那个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红卫兵扫地出门的女子,在贫民窟的煤球炉子上,用完全被煤烟熏得通体乌黑的铝锅,做彼得堡风味的蛋糕;物质匮乏的年代,即使因饥饿脸颊浮肿,却依然在照相机面前微笑着呈现出最完美的气质。

 

那时,是一本书让我明白:女人,无论境遇如何,都要心存美好愿望,保持优雅姿态。任何时候,都不要活得太难看。

 

最近刚刚入手一套《诗经》,实在喜欢里面的句子:“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每一句都很美,都值得细细揣摩,品味。

 

读书就是这么有趣又有益,怎样,一起读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