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从军官到法官,这条路有多远?

来源:甘肃矿区法院 作者:马克 责任编辑:吕昕怡 发布时间:2018/9/5 13:26:35 阅读次数:989
字号:A A    颜色:

昨天主任安排工作时,说今年分配到我们法院的军转干部要来面试,让我先简单了解一下情况。我先是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心中不禁感慨!是呀,时间过得真快,不经意间我已经脱下军装离开部队一年了。这一年中,经历了从军人到普通老百姓的人生角色转变,经历了联系工作过程中的喧嚣与坎坷,我真切的体会到了此刻内心深处的那份安宁与恬静。回首一年来在法院的工作经历,对那些引导我、帮助我、激励我的人,我心中充满了感激。


我于2001年考入兰州理工大学电气工程自动化专业国防生,直至2008年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大漠戈壁深处的某装甲部队服役。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眨眼在军营里度过了十个春秋,第一次穿上军装、第一次挂上红牌肩章、第一次扛上星星┄┄往事历历在目,自己从一名基层连队的排长最终到军区级政治机关一路走来,个中滋味也是五味杂陈一言难尽。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过了而立之年的我早已没有了年少时仗剑走天涯的豪迈,上有老下有小的现实让我更多了一份理性的思考,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该何去何从?和每个军转干部一样,在无数个不眠之夜辗转反侧之后,我向上级递交了转业报告。


回到地方,头等大事就是联系工作单位。自己的专业早已荒废,但由于在部队时曾从事过一两年军队司法工作并侥幸通过了司法考试,所以萌生了来法院工作的想法。然而这个想法一经提出,就遭到周围亲戚朋友的反对,有的说法院太忙太累还压力山大,有的说法院干部晋升渠道少出路窄,还有的说现在法官员额制改革,不是法律专业科班出身的人去法院发展机会很少。最让人揪心的是,很多人告诉我法律界有一条高傲的“鄙视链”,那就是从二十年前一篇名为《复转军人进法院》的文章开始,无论是社会上的普通群众还是法检机关内部,对转业军人从事法律职业就有一种天然的反感和抵制。说实话,那段时间我自己也十分迷惘,特别是从网上看到很多人认为军转干部都是“没文化素质低”“马屁精会来事”之类云云,心里更是凉了半截。随着省军转办省直单位分配截止时间一天天临近,看着周围同年转业的战友一个个都找到了心仪的岗位,我更加心急如焚。这时妻子看出了我的焦虑,她安慰我说,其实现在对转业军人的歧视在哪里都存在,与其面对改变不了的大环境胡思乱想无谓伤神,还不如把重点放在改变自身上,你费那么大劲考上法律硕士和司法考试,到现在又打起退堂鼓岂不可惜?也许正是由于自己只顾低头赶路反而忘记了最开始前进的方向和初心,妻子的一番话点醒了我,确实,我一个人无法消除大家对转业军人这个群体的看法,但我完全可以通过努力消除同事对我个人的偏见。自己之所以想来法院工作,是因为对法律事业的热爱,是对法庭的向往,是因为觉得自己的性格更适合专业性强的业务工作,是因为从事法律工作能够帮助更多的人也更有意义!这样看来,其实那些别人口中的不利因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自己内心中的贪婪奢望,说到底就是还没有付出就先想得到回报,还没有奋斗就先想成功的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观念。想通了这一点的我如释重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平静的等待单位的挑选,幸运的是不久我就接到了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人事处通知面试的电话,并最终被分配到了省院直属矿区法院工作。


如今我已经在我们法院政治部工作了一年有余,不仅没有发生来之前我担心的种种问题,相反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新的领导同事我都十分喜欢。记得第一次走进庄严的审判法庭,虽然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但身临其境于那神圣的殿堂之中仍然带给我极大的震撼;第一次零距离接触法官,望着他们黑色的法袍、红色的前襟和手中的法锤,不禁令我无限神往;第一次参加庭审现场,看着法庭上控辩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对攻,那些以前只有在律政剧中出现的情境真真切切的在我眼前呈现,着实令我激动不已;第一次列席参加专业法官会议,聆听大家对案情的分析讨论,以前书本上那些枯燥乏味的法律条文突然间变得如此鲜活,一个个跃然纸上,令我莫名兴奋。


在日常行政工作方面,法院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务实”二字,我所在的政治部日常繁琐事务较多,几乎每天都要进行组织、人事、宣传、劳资等多项业务各种数据的统计上报,但不管是我们法院内部各庭室之间还是和省院机关之间,大家沟通联系都十分通畅,相互间配合也很默契,很少有推诿扯皮的现象;另外,虽然我们的总结汇报材料也较多,但领导往往关注的是文章的实质内容和具体数据,很少咬文嚼字般的在形式上追求对仗工整和声律协韵,回想起以前在部队动不动就在会议室架个投影仪整夜推材料的情景,我真是太想给现在的单位点个大大的赞了!


总之,这一年中对我来说有太多的第一次,也有太多的感动瞬间,能够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共事,能够追随自己仰慕的前辈,我是幸运的。到法院工作以来,我经常在下班后独自一人来到审判法庭,仰望高悬的国徽,想象着自己身披法袍、手敲法槌的样子,也许从一名军官转变为一名合格的法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相信只要认准这条道并坚持走下去最终就一定会实现梦想。因为我知道,从自己来到法院的第一天起,争得就再也不是个人的虚誉浮名,而是天下的公道人心。


作者简介:马克,甘肃矿区法院干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