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民事审判
当前位置:首页 » 民事审判

沈阳中铁安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与宁波中铁安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哈尔滨铁路局减速顶调速系统研究中心、哈尔滨铁路局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来源:民三庭 作者: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5/12/1 4:03:14 阅读次数:1041487
字号:A A    颜色:

【案情摘要】

“短型减速顶”实用新型专利于2002年11月6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2003年12月3日获公告授权,专利号:ZL 02 2 82495.2,专利权人为杨楠、杨志宏、杨恩久。2006年8月1日,杨楠、杨志宏、杨恩久共同决定利用该专利作技术出资入股经营沈阳中铁安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沈阳中铁)。

2010年9月,兰州铁路局对在建铁路兰渝线减速顶项目进行招标,沈阳中铁和哈尔滨铁路局减速顶调速系统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减速顶中心)同时进行投标,减速顶中心中标签约,合同总价款为人民币5716828元,数量为15164台,到站单价为377元,后减速顶中心与宁波中铁安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中铁)的签订供货合同,双方约定的减速顶供货数量为15228台,单价333元,于2011年向兰州铁路局进行了供货、安装,并已通过验收,沈阳中铁在该工程建设中发现在建编组站安装的短型减速顶与其产品相同,遂引起本案诉争。

沈阳中铁向兰州铁路局递交的投标文件报价显示,短型减速顶到站单价为620元,明确投标数量也是15164台,沈阳中铁生产该短型减速顶成本为240元。

2014年7月22日,法院组织沈阳中铁及减速顶中心在兰州北编组站二场六道内,提取该道东端倒数第三个减速顶。2014年7月28日,双方当事人在法庭上对该三份样品进行开封拆解,经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比对,主要技术特征相同,唯:1、在传力杆压装压力阀副内弹簧和压力阀副外弹簧的上面,多了个垫片;2、回程阀板上没有张力弹簧;3、外圆压入滑动油缸的内腔没有弹性挡圈锁定;4壳体底部没有卡簧槽和卡簧片但有止冲弹簧销。原告称专利方案保护的是技术特征,具体零部件细节不同不影响专利所保护的技术特征:被控侵权物有张力弹簧,也有弹性挡圈,是同一个零件,都是为了控制出油量;卡簧与止冲销技术特征原理一样,止冲结构相同。

【裁判结果】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产品和专利方案的仅有以下不同。1、在传力杆压装压力阀副内弹簧和压力阀副外弹簧的上面,多了个垫片;2、回程阀板上没有张力弹簧;3、外圆压入滑动油缸的内腔没有弹性挡圈锁定;4、壳体底部没有卡簧槽和卡簧片但有止冲弹簧销。经查1、垫片并非本专利必要技术特征,2、张力弹簧和有弹性挡圈属等同技术特征,可以替换使用;3、对原审法院现场确认该技术特征存在的论述予以确认。4、本专利权利要求中确仅记载“壳体的一侧设有排气孔”,比对提取物,在其壳体的一侧可见有排气孔若干,可以认定与专利技术特征相同。因此,涉案产品落入了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权赔偿数额首先依权利人损失确定,减速顶设备系铁路编组站编组作业中不可或缺、必须使用的控速设备,由于减速顶中心以与涉案专利技术方案相同的设备低价中标和兰州铁路局签订合同并施工,导致沈阳中铁未中标,丧失了应得的专利利益,证据显示专利减速顶产品的成本为240元,但未含运费,考虑实际运费、安装成本等合理因素,酌定减速顶的单个成本为320元,则利润认定为300元,依 15164台计算,支持沈阳中铁应得利润4549200元。

我国《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不知是侵权产品而销售能证明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减速顶中心作为铁路系统专门从事减速顶项目研究的科研单位,不可能不知道铁道用减速顶在国内的技术发展状况。涉案专利作为铁路减速顶领域内的优秀技术申请实用新型专利并获授权公告,应推定“短型减速顶”专利已为业界公知。减速顶中心应与宁波中铁连带承担侵权责任。减速顶中心有自己的营业执照,财务独立进行核算,是哈尔滨铁路局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可以依法独立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哈尔滨铁路局不承担责任。一审判决:减速顶中心和宁波中铁连带补偿沈阳中铁安全经济损失人民币4549200元。

宣判后,减速顶中心不服,提出上诉。二审经审理认为,根据《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合法来源抗辩需要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成立要件:一是侵权产品使用者、销售者的主观善意,二是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对于主观善意的成立要件,需要侵权产品使用者、销售者证明其不知道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的是侵权产品,这是一种消极事实,根据消极事实的证明规则,一般应由权利人来证明侵权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所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的是侵权产品,从而否定合法来源抗辩的成立;若权利人无法证明侵权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则一般可以推定侵权者不知道其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的是侵权产品,从而认定该侵权产品使用者、销售者是善意的。本案中,沈阳中铁没有向法院提供证据证实减速顶中心“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侵权产品”,根据上述举证规则,应当认定其销售行为是善意的。且减速顶中心提供了与宁波中铁签订的供货合同、购货发票、涉案产品的专利证书及技术说明,其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的义务;我国的专利制度是专利在授权后进行公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检索获得该专利说明书,因此业界公知是所有专利都具有的一项特性,一审法院推定“短型减速顶专利”已为业界公知,上诉人减速顶中心应当知道,属适用法律不当。对于第二个要件,即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应该由侵权产品使用者、销售者进行举证,证明侵权产品是从正规合法渠道、以正常合理价格从其直接的供货方购进的事实。合法来源抗辩制度在免除了侵权产品善意使用者、销售者赔偿责任的同时,还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通过侵权产品使用者、销售者的举证,权利人可以继续追究供货方的侵权责任,从而追本溯源地找到侵权产品的源头制造者,以利于从根本上解决侵权问题。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举证责任分配原则,侵权产品的使用者、销售者在行使合法来源抗辩权时,应负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减速顶中心为了主张其销售的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为此提供了购货合同和发票,且宁波中铁亦认可是其生产。因此,其合法来源抗辩成立,遂改判为宁波中铁安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赔偿沈阳中铁安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4549200元,

【典型意义】

该案涉及专利技术成果国际领先,且是近年来我省法院审理的标的额最大的专利纠纷案件。法院在审理该案的过程中,全面贯彻了“加强保护,分门别类,宽严适度的”知识产权司法政策。一是加强保护,加大损害赔偿力度,充分弥补权利人损失。主要体现在法院积极引导和鼓励当事人举出受损失的证据,在遵循案件事实和证据的基础上,根据案情运用裁量权酌定公平合理的赔偿数额;二是宽严适度,正确适用证据规则,切实做到不枉不纵。二审判决全面阐释了对《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的理解,认为合法来源抗辩需要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成立要件:一是侵权产品使用者、销售者的主观善意,二是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就合法来源的证明责任和举证尺度进行了全面说明,判决销售者沈阳中铁不承担连带责任,真正从源头打击侵权行为。对以后我省法院审理此类案件具有较强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