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21年04月18日 星期日
中基层法院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基层法院新闻

审判一线 | 这篇巡回审判日记,记录了一些你不曾经历的事!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李瑞 发布时间:2021/3/25 14:50:01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小编的话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地处河西走廊中段、祁连山北麓,是全国唯一、甘肃独有的裕固族自治县。东西长650公里,南北宽120-200公里,地域狭长,境内有裕固、汉、藏、蒙古等17个民族。针对辖区山大沟深、地广人稀、交通不便、农牧民群众居住分散等实际情况,为方便群众诉讼,减轻群众诉累,几十年来,肃南县人民法院一直坚持巡回审判,“马背法庭”曾是茫茫草原上的一道亮丽风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肃南法院的法官换了一茬又一茬,可追求公平正义,实现司法为民的巡回审判一直在薪火相传、发扬光大,也受到了当地农牧民群众的普遍欢迎和广泛好评。


近期,肃南县法院干警凯音加入了一趟巡回审判之旅,印象深刻,遂写下了一篇巡回审判日记,真实记录了巡回审判的那些事……


3月19日

星期五   扬沙  雪


早上接到马国平副院长的电话,祁丰法庭有个案件巡回审理需要支援,马院长带队,我和建雄同去,让我们准备下,中午吃过饭就走,还特地交代了下,那边冷,让我们穿厚点。我准备了衣服,带好了照相机,就算是完成了准备工作。


将近三个小时,我们驱车来到了祁丰法庭,在和殷骏庭长交流了案情后,我们知道这起案件是一起长期未偿还购买牛羊款的案件,被告人在青海省祁连县央隆乡,全程山路。马院长决定明天进行巡回审判。


在我们做好了准备工作后,决定明早七点出发,晚上返回祁丰法庭。


今天我们走了将近二百多公里。


微信图片_20210325125053.jpg


03月20日

星期六   雪


早上七点,天还没有亮,我们出发了。马院长、建雄和我一辆车,车上带着我们这一路准备的东西,殷骏、顾玉玺、安珠拉他们一辆车,车上带着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卷宗等。


参加过我们这边的巡回审判的同事们都知道,巡回审判出门要带三宝,铁锹,茶壶和香烟,这个是前辈们传承下来的,我们每次总是不厌其烦的将其准备好。铁锹是用来开路的,有时候我们遇到雨雪天气或者过河的时候,车会陷入,那只有我们自己把轮胎挖出来,垫出来,要不然就会被困。遇上这种情况还好,最糟糕的是遇到山体滑坡,堵塞了公路,我们只有靠自己把路挖出来,才能过去。茶壶是用来烧水熬茶的,尽管现在有了保温瓶、保温杯,有时候同事们在被困或者长途行车的时候,总会下来熬点茯茶,一来是暖和身子,二来是祛除乏意,这是我们单位的特色,毕竟多数干警老辈子都是牧民,离不开那口热茶。香烟的作用我以前很奇怪,后来才知道,若是发生了高原反应,抽一根烟,能缓和好多,这里面有什么科学依据不知道,但是老人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我是在祁丰长大的,没有高原反应,虽然我也抽烟。


微信图片_20210325125055.jpg


十二点刚过,我们翻越了吊达坂,这里海拔4031米,我小的时候来过这里,后来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我五岁就离开祁青,三十三年没有来过这里了。我从车窗里拍了照片,想象着小时候父母抱着我搭车去祁青的场景。日子过的好快啊,父母都老了,退休了,我也不经意间就三十八了,也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多年之后的我回想起这一幕,自己有什么感受。


一点多,我们的车队找了个靠河边的地方停了下来,马院长说前面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了,我们吃点东西,一鼓作气到被告家,争取今天把这个案子结了,返回祁丰。


(这里我需要多写点,因为这里我需要记录下来,传承给我们将来的同事。这些必要的生存技能不能在我们这一辈断了传承)


一下车,马院长就开始找地方,准备生火。我们其余的人也开始找自己的活干。我和建雄往下搬茶壶,当然还有今天我们的午餐:前一天下午买的烧壳子(肃南当地一种用火烤的馍馍,很好吃的,我写的时候也在流口水)、榨菜、火腿肠、还有昨天晚上殷骏他们煮的鸡蛋。


微信图片_20210325125058.jpg


生火是个技术活,我们几个年轻人干不了,确切的说,我们不会干,我们虽都是肃南人,但是我们都是在城市里长的,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马院长找了背风的地方,背风是因为风小点,我们不至于冻着,火也容易生着。他找来了三个大石头,把它们呈三角形砌起来,上面刚能放下一个茶壶,且不能倒了。我们几个去找柴,马院长嘱咐我们,柴火尽可能要细、干,不要折树上的,河滩里有水大的时候刮下来的好多。还有就是我们不能走远,走散,因为这几年生态保护,环境好了,这里常有熊和狼出没。(其实这些我们不是不知道,老人们总喜欢念叨。这也是我很喜欢我工作单位的地方。我们院里的这些年轻人,前辈们对我们像子侄一般,在生活上,无论你遇到婚丧嫁娶,还是不开心,前辈们总看在眼里,尽力是帮你一把,在工作上,无论你遇到什么疑难困惑,前辈们总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你面前,给你指一下你该怎么做。总是解决我们的难题,传授给我们经验,在不经意间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传承。)我拿茶壶去河里舀水,河水好凉,伸手进去,那感觉就像骨髓里都透着一股子清冽。火生起来了,在茶壶里放上茯茶,放好盐,一会儿功夫,我们每个人的纸杯里都有了热腾腾的茶。午餐在玩笑和风中很快完毕,我们拿水浇灭了火,然后那铁锹挖了土,将我们生火的痕迹掩埋,这样做是为了避免灰烬复燃。


终于到达目的地,风好大,马院长开玩笑说我该和建雄绑在一起,要不然我就被风刮跑了。


微信图片_20210325125101.jpg


事情不如我们预想的顺利。我们一进门,被告人情绪很激动,我们耐心的和当事人讲理释法,慢慢的,当事人愿意和我们坐下来谈了。调解真是个磨人的活,我们眼看一次次要失败,又一次次又把当事人拉在一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经过三个半小时的努力,原、被告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案件得到了解决。


晚上11点多,我们终于返回祁丰法庭,这一趟我们历时十六个小时,往返600多公里。明天我们还要返回院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