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20年07月02日 星期四
其他业务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业务

【见证大提升】“小社长”托起乡村“大平安”

来源:陇原剑 作者:王昊 张萍 责任编辑:李瑞 发布时间:2020/1/6 11:18:27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小社长”托起乡村“大平安”

——践行“枫桥经验”创新农村社级治理的和政模式


“充分发挥乡村工作中一线社长的积极作用,集治安户长、民调员、接访员、信息员、文明新风理事五项职能于一身,做好群众的‘代言人’。”

“发挥社长熟悉社情、民情的优势,不断提升服务广大群众的水平,争做群众身边的知心人、贴心人、操心人。”

这是临夏州和政县各乡镇、村与1442个社长签订《和政县社级治理、社长工作任务承诺书》时,各个社长作出的郑重承诺。

创新建立“五聘任一承诺”工作体系,让“小社长”发挥大作用;推进社级网格建设,不断提升综合治理水平;创新发展“枫桥经验”,巧借社长之力化解各类矛盾纠纷,全县13个乡镇,有6个乡镇实现全年零上访……近年来,和政县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全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经过不断探索与实践,孕育出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的“五聘任一承诺”工作体系,用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效给广大群众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微信图片_20200106151557.jpg

和政县达浪乡李家坪村张家社社长走村入户了解社情民意 



创建“五聘任一承诺”工作体系

“小社长”发挥出大作用


  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无数个“小社会”连接着“大社会”,“小气候”影响着“大气候”。

  如何让“小社会”更和谐?如何让广大农村群众有更多幸福感、获得感?

  “农村社一级是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也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神经末梢’。‘五聘任一承诺’社级工作体系就是和政县打通农村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的桥梁,也是激活乡村社会治理的‘密码’。”和政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书记孔垂一的一番话给出了答案。

  今年以来,和政县把目光聚焦农村基层组织的“神经末梢”、村“两委”的主要参谋和助手——社干部,成立了1442个社级治理小组,创新建立了“五聘任一承诺”工作体系,即各社社长分别被公安局、司法局、信访局、应急管理局、民政局聘任为治安户长、首任调解员、首任接访员、前哨信息员、文明新风理事;各乡镇、村与社长签《和政县社级治理、社长工作任务承诺书》。

  “社干部是什么、社干部干什么、社干部怎么干?”

  围绕这一主线,和政县形成了目标明确、责任到人、措施具体的工作机制,真正把社级治理工作落实到户到人,真正做到群众的事在身边就有人操心、有人管,实现了“小社长”发挥大作用。

  家住陈家集镇宋家沟杨家湾社的马某,是一名刑满释放人员,21岁的他父母已过世,和弟弟相依为命,去年回到杨家湾社后,社长马进龙对他的生活格外关注。

  由于马某的房屋长时间无人居住成了危房,马进龙把情况向村上反映后,村党支部书记马占祥经过跟镇上多方协调为马某申请到政府的包建房,就连家里用水问题和门前的道路硬化问题也一并得到了解决。看到家里房子漂亮干净,社里和村上干部对他嘘寒问暖,马某重拾信心,决心用勤劳的双手把日子过好。

  “他现在兰州市的一家牛肉面馆打工,工资待遇不错,我们随时会电话联络,小伙子自身变化很大,我感觉前期的工作真没白做!”马占祥说。

  水通了,路硬了,院平了,人勤了,村美了……从群众身边一桩桩一件件的小事里,记者深切感受到,“五聘任一承诺”工作体系,实实在在推动了社干部为村民多办事、办实事、办好事的生动实践。



微信图片_20200106151603.jpg

和政县城关镇组织村社社长走向街头、走进农家,开展法律法规及相关惠农政策宣传


“网格+”推动治理重心前移

矛盾纠纷消解于未然


  社级组织既是乡村工作的前哨和阵地,又是提高基层法治化水平最基本、最直接、最有效的基层力量。

  在凝聚社会治理“新力量”的过程中,和政县学习借鉴“枫桥经验”,构建“网格+”基层社会治理格局,将县、乡、村、社划分为四级网格,充实社级“网格”,把政治可靠、责任心强、公道正派、工作热心的人员选聘为社长,以社为单元成立3至5人的社级治理工作小组,推进治理重心向基层下沉,汇集村社和部门共同解决基层难题的合力。

  一直以来,在我省部分农村“养儿防老”的老旧观念根深蒂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金、新型合作医疗金的参保率始终无法达到全覆盖,由此引发的矛盾纠纷也时有发生。

  马家堡镇团咀村严咀社共计50多户群众,全家外出打工的多达10户,严重影响了“两金”收缴工作,社长马尕录自上任以来,把全社的各项工作放在心中,抓在手上,尤其在“两金”的收缴中可谓用心良苦。

  “他不分白天黑夜,逐门逐户讲政策摆道理,给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打电话、发微信,实在联系不上的就先自掏腰包垫交。很多人都因此得到了好处,治病花了七八万元,最后自己只掏了两三万元,避免了很多矛盾的发生。”严咀社的村民们对此记忆犹新。

  因按时按点完成了“两金”收缴工作,马尕录被评为基层治理“优秀社长”。

  记者采访了解到,跟马家堡镇、陈家集镇等乡镇相比,梁家寺乡始终是全县矛盾纠纷最多、上访最多的乡。但随着社级综合治理工作的深入开展,这一被动局面得到根本性扭转,与去年相比,今年全乡未发生一起重大的群体性事件、群体越级上访事件以及刑事案件;1至8月查处治安案件20起,与去年同比下降25%,全乡范围内无明显突出的治安问题,无重大事故发生。

  小事不出社、大事不出村、较大事不出乡、群体事件不出县——农村综合治理工作呈现出“小单元”向“大平安”的喜人转变,让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普遍增强。


创新发展“枫桥经验”

激活乡村社会治理神经末梢


  如何激活乡村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使其有活力、有作为,真正能解决问题?社干部身在农村,天天和群众生活打交道,对于每个家庭的基本信息、收支、困难以及所思所盼,社干部都是了然于胸、非常熟悉……

  针对这一特点,和政县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同时,围绕家庭琐事、邻里纠纷、婚姻等方面的矛盾和问题,开展了社会矛盾大排查、纠纷大化解、情绪大疏导、法治大宣传活动,将社长作为社级治理的关键点,充分发挥社级组织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了解问题、化解问题的优势,有效解决了矛盾化解不早、不小、不及时的顽疾。

  梁家寺乡友好村前沟社社长张哈麦得在担任社长一年多的时间里,对社里的大事小事可谓操碎了心。

  该村村民张明录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因张明录常年外出不在家,其母亲身体不好,家境非常困难。今年 4 月,县乡对前沟村村民院落整体硬化,每平方米补助 20 元,眼看其他农户都硬化完了,只有张明录家的院落丝毫未动,乡村社干部多次上门动员都遭到老人反对。张哈麦得看在眼急在心,为了这家人不失去难得的机会,他主动将责任担在肩上,带着妻子和关系好的邻居,借上三轮车和工具,齐心协力硬化了张明录一家130平方米的院落。

  这一举动,被村民们誉为佳话传遍十里八乡。

  群众的满意是最好的认可,数字是最有力的证明。2016 年,和政县刑事案件发案数 416 起,2019 年为 158 起,同比下降 62%;2016 年共发生各类矛盾纠纷 1062 件,调处成功率达98%,2019年共发生各类矛盾纠纷617件,调处成功率达98%,各类矛盾纠纷同比下降40.5%……

  作为农村社一级矛盾纠纷化解、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环境整治、医疗养老保险收缴等大小事务的管家兼服务员,1442名社长为和政县农村社会治理注入了新鲜血液,必将不断激发出全民参与社会治理的巨大热情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