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法院文艺 | 流逝的岁月

来源:陇南中院 作者:蒲黎生 责任编辑:李瑞 发布时间:2019/10/22 10:26:43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时光让我们长大,时光让我们青春,时光必将引我们走向暮年。在这个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经历了鲜活丰富的每一天日子,然而有那些日子铭留在心中永不褪色,有那些日子已悄然在视野消失。人的一生迎来不了几次重大的转折,只有那些细微无足轻重的碎事成就了人生。总觉得青春无忌人生漫长,但不经意间发现已烈士暮年。生命虽然不是由割裂的片段组成,但记忆中留下的只能是零碎的不完整的片段。我们无法记忆生命中经历的点点滴滴,也无法复原生活的原状。虽然人的记忆没有选择,总想记住经历过的一切,到头来收获的只能是某些片段。它就像贝壳里的一粒粒珍珠,串连起来就成了人生珍贵美丽的项链。


我总认为自己在母亲温暖的羽翼下永远是个孩子,人一生永远无法走出自己的童年,在母亲面前自己总觉得还停留在童年的时光中。臆想着母亲仍然健康,但措不及防母亲就离我们而去了。现实让我意识到母亲确实已经逐渐老了,我的双鬓也已斑白点点。虽然生命是慢慢由小到大,再由大到老的,就像三月里的小雨润滋土地一样,逐渐渗透、浸润、弥漫,让大地饱满墒情使种子发芽。我真不相信母亲一下子就老了,就离我们而去了。母亲老去的过程怎么这样突然,母亲的离去怎么这样匆忙?是我们沉溺于自己的事情疏忽了母亲正在老去,还是母亲盼着等着自己的儿女已经长大了,她再也熬不住了才必将老去?是那往昔含辛茹苦的日子压迫得母亲措不及防地老去,还是儿女们长大后天各一方东奔西忙的漠然里让母亲在孤独中老去?我们的错误是误判了母亲晚年幸福,身体健康这一事实。基本的事实是母亲一生负累太重,吃了别人不能吃的苦,忍隐了别人不能忍隐的累,宽容别人不能宽容的事,慈爱着家人以及他人,坚强着自己以及孩子,但生命是有极限的,母亲的生命活到了极限。于是母亲老了,母亲离我们而去了。但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母亲的去世,我的心被掏空了:一下子觉得自己是一个无家可归迷途的羔羊。生命的痛苦与欢愉,人生的绝望与希望,此刻已变得无足轻重。自己的渺小与无能为力,无法挽救母亲再现人世,那种悲伤与无望难以言表。生命为什么有时变得那样无足轻重和转瞬即逝,那诸多难以触摸的不确定因素让我的悲哀到了极点,我的伤痛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父亲英年早逝,我在懵懂中只记下了几个片段,那时因为我年纪太小,但留于自己心中的伤痕,时至我成年后都难以愈合。但母亲的去世我已到知天命的年龄,应该明白自然演变消亡的规律,人的生命总逃脱不了生老病死的定律,但我还是无法接受母亲去世这一现实。在悲痛欲绝中,我的心脏快要暴裂,在几度痉挛后体征恢复正常,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想起母亲,心里泛起阵阵的隐痛,这种痛有肉体上的,也有内心深处的,有时身心焦虑,坐卧不安。让我一直难以释怀的是,母亲的一生竟是那样匆匆地走向了终点,这个过程是我们看得见听得到感知得到的。母亲到底享受过多少健康快乐幸福的生活呢?我一清二楚地知道母亲一生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应该说母亲一生倍受艰辛,在艰难困苦中不遗余力地给予子女一种幸福;母亲的生命对于我们做子女的来说是一个多么伟大而稀有的恩惠,我觉得我对人的能力、品质及潜力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源于我对母亲性格的认识和感知。母亲一生勤俭持家,宽厚仁慈,乐善好施,将母爱无私地奉献给自己的每一个子女,以自己的坚强和隐忍,勤劳和善良,宽厚和牺牲维系支撑起这个家庭的繁荣。母亲的离世让人心痛,这是一种无法抚平的伤痛,母亲给予我们生命,我的身体从虚弱、无力、病痛中恢复过来,重新获得了力量、健康和希望,与此同时,我的母亲却失去了光明和青春,身体一步步走向衰弱,直至生命的终点。我的前半生经常听人说起死亡带给人的那种丧失感,此时此刻,我第一次体悟到这种感觉究竟意味着什么。我闭上眼睛,就觉得始终依偎在母亲的身边,过去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地方,似乎都是母亲的身影。但我一睁开眼睛,又回到空寂落寞的景况之中了,无法改变的事实是母亲已离我们而去了。母亲在尘世中的命运现已得到了宁静和升华,化作纯粹的记忆、思想和幻想与我们同在。每当想到这些,我便眼含热泪, 母亲依然活在我的心中,不是像尘世间快要耗尽灯油的灯火飘忽不定,而是犹如一座岿然不动的灯塔,熠熠生辉。


依稀中我仍然记得,在我三四岁的时候,我好像发烧几天了,高烧仍然不退,母亲背起我到肖良乡王家堡子去找大舅给我看病。母亲是怎样心急如焚地走过山间的羊肠小道,又是如何趟过滔滔的西汉水,如何气喘嘘嘘地爬到王家堡子,我都没有任何记忆了。但母亲背着我从大舅家的王家堡子返回来到河边的情景我却记忆犹深。母亲正在哭泣,口里念叨:“我的娃有救吗?我的娃有救吗?”。大舅把母亲送到河对岸,劝母亲回去说:“娃娃没事,喝下这三顿药就好了”。我爬在母亲的背上,听见母亲还在哭泣,就喊:“娘——,娘——”母亲听见我喊,破泣而笑,喜出望外,急忙把我抱在怀里,用手摸着我的额头说“我的娃醒了,我的娃退烧了!”,母亲告别大舅,背着我返回麒麟山村。我成年后回家看望母亲,与母亲拉家常陪母亲解闷,我就提起此事。母亲很是吃惊,认为我还能记得此事。母亲说“我的娃,那时你只有三四岁,那次发高烧几天不退,村里的大夫都没法了。”母亲回忆说“你大舅是有名的老中医,我就背你去碰碰运气,如果运气不好就没你了。”母亲意味深长地说“还是我娃命大,你舅的几顿药总算把你救下了。”我对母亲说“娘,我家到大舅家至少三十多里山路,还要过西汉水,你咋敢走哩?”母亲说“你几天高烧不退,你的命就是娘的命,即使天上下刀子,娘都豁出去了。齐腰深的大河,我当时也不知道咋就过去了。” 我看着慈祥的母亲,感慨良多,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心想着子女的安危。母亲的果断和无畏,慈爱和宽容让我们走过了不期而遇的风雨。我又问母亲“大舅就那么神奇,啥药就能药到病除?”母亲说“你大舅给的是中药面子,先给你喝了一包,又拿了三包,他说喝下药就好了,让我们回去,也不让咱娘俩住一晚上。娘当时很生气,心想娃都烧成不醒人事了,你舅还打发我娘俩走,才给了这几包药,太狼心了。没想到才走了几里路,到大河边时你就醒了,烧也退了。”我就对母亲说“还是我大舅历害,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母亲又伤心地说“可惜你大舅无后人,手艺失传了,人也去世了。”我也觉得遗憾,但世事难料,人有时难得有个完美的人生。但我家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儿孙满堂,福运绵长。我为了让母亲高兴,又提起了小时候的另一件事,母亲背着我去肖良大安坝二舅家坐娘家,村里有一条堰渠,用来打水磨的,顽皮的我领着小伙伴跳进堰渠玩水,我们被水淹得放声大哭。这下可吓坏了大人们,大人们赶过来把我们从渠里捞了上来,不然冲到水磨的水轮下就一命呼鸣了。当时我记得那条河特别清澈,水面特别浩大,水流特别汹涌。后来长大了去看望二舅才知道那是一条狭窄的堰渠,水也很小,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河。母亲听我说起这事,就微笑着说:“我的娃,那会儿你才五岁,但人很顽皮,和村子里的娃娃玩耍,你领着跳到水里,差点出大事了。幸亏大人及时把你救了,不然就没你了。”母亲停了一会又说“你小时候人顽皮,但嘴甜,人机灵。你二舅对我说‘这娃要好好教育哩,学好了是个人物,学不好就是个贼娃子。’你二舅的话没说错,他看人看得准,我的娃会有出息的。”听着母亲的话,我也想小时候确实没让母亲省心过,经常和村子里的孩子打架,给母亲添了不少劳心的事。但我也常听母亲重复二舅说过的这句话,我不想成为人指责母亲的托词,就拼命地念书学习。母亲只要看见我看书,就从来不打扰我,也不让我干家务活。但我还是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母亲更加疼爱我了。母亲对每一个子女的爱都是一样深厚的,但我感觉母亲对我是格外疼爱,这或许是每一个子女自己的独特感受吧。当我高考几次落榜后,我回到家里闷闷不乐,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怕我想不开寻短见,就劝慰我说“我的娃,这念书不比背粪干农活,就想开一点,慢慢学不要着急。如果是背粪干农活,你就歇一会儿,让娘替你往地里背粪。”母亲的一席话,让我热泪盈眶,还有什么事让娘操心的呢,她老人家把我们拉扯大就已不易了,为考学而让母亲再操心实在是难为母亲了。我对母亲说“娘,我没事的,你放心,儿子啥事都能想得开,我心里有数,明年就能考上大学。”我是胸有成竹的,只是几年没考上大学,回家后有一点难见江东父老的意思罢了,我重新振作起来,愉快地下地干活,生龙活虎的一面又出现了。母亲在农闲时经常给我讲一些做人的道理,鼓励我好好做人,追求上进。在父亲去世的那些日子里,母亲成了我唯一的庇护。即使母亲特别苦特别累,都不让自己的子女受半点委屈。只是当年我们还未完全懂得母亲的心思,也不完全明白母亲对子女的厚爱,更难体会母亲付出的牺牲,让母亲背负了本不应由她一人承受的苦难,让母亲咽下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汗水和苦泪。当岁月的风雨淡化了那些让人辛酸的日子,幸福犹如三月的春雨浸润我们心田的时候,我的母亲却溘然长逝。我们已然是人之父母了,当我们为自己为子女营造温暖幸福快乐日子的时候,无情地漠视着母亲老去。我们心甘情愿的为自己的孩子付出时,我们才明白我的母亲为子女的付出是多么的无私、多么的坦荡、多么的伟大,无论贫富贵贱母亲的爱是世界上最质朴、最纯洁、最无私、最伟大的爱。当我们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为时已晚,一切都来不及了。我们的母亲已永远离我们而去了,往事不堪回首,日子就这样不经意间从我们眼前流逝而去,慈祥仁爱的母亲也已归寂于赖以生存的大地。母亲去世已经多年,但我时常想念我的母亲,想念母亲经营的那些快乐的日子,想念儿孙们围绕在母亲身边其乐融融的岁月。母亲的去世,带走了亲人的思念,更带走了至亲至爱的亲人在一起快乐幸福的日子,流逝的是那无法再回到从前在一个屋檐下欢欣的岁月。


那么,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呢?除了践行俭持家的良好家风,传承善良诚实的家教外,就是每年的清明节和除夕之夜率领儿孙到祖先的坟墓点蜡烧纸,祷告先祖的在天之灵,祈福我们家道昌盛,孙贤子孝。这是一场庄严肃穆的祭奠,它对每一个人的心灵都是一场洗礼。全家每个人都在祖先坟墓前想自己的心事,纵横的热泪既有对祖先的怀念,更多地是流淌自己的酸甜苦辣。在祈求祖先的在天之灵荫翳子孙的同时,更加自律自己走好今后的路。怀念祖先就是怀念过去的岁月,在平凡的岁月里,在平淡琐碎的日子中,成就了我们的生命,既然是生命存在的形式,就应该把过往的日子固化停泊在心灵的港湾。在弟兄的努力下,先后给祖父,父亲立了碑,再给母亲立碑撰写祭文。这些行动使我烦闷空落的心平复了许多,但总觉得还缺少些什么。那么就恢复在“文革”时被毁的先人堂,请肖像画家按照兄长的记忆给祖父、父亲画肖像。我的祖父弟兄四人,姐妹二人。我的祖父排行老二,但父亲是过继给三祖父的, 就画了二祖父,三祖父的肖像。二祖父长得人高马大,气宇轩昂,曾任过保长,头戴瓜皮帽,高高的鼻子宽厚的嘴巴,这和我大哥的相貌相似。三祖父脸庞消瘦,头戴毡帽,留着八字胡,眼神注视前方,忧郁的神情中眼含一种期望。而父亲是英年早逝,血气方刚,精气神中透出一种无畏和担当,这一点和我二哥的脾气相似,据村子里的老人讲父亲的容貌与我二哥酷似。母亲的肖像在生前就有,我们专门请人给母亲照像留影,我们每个子女都保存了一幅母亲的照片。母亲慈祥仁厚,好善乐施,宽容让人,面带微笑,寓意着母亲晚年的生活幸福如意。祖先的肖像画成后,我购置了八仙桌、供桌、太椅师,举行了安放仪式。儿孙们汇聚一堂,按辈序进行点醋上香,这是一个认人的心灵得以明净化的时刻,也是让人的心灵从烦燥归于安静的时刻,我们的心灵与祖先的在天之灵对话,在这种对话中获得一种面对生活的力量,我一直空落的心至此才归于安祥和踏实。


母亲去世已经八年了,每当我的脚步踏进老家的院落时,恍惚中觉得母亲仍然健在。青堂瓦舍在绿树的掩映中炊烟袅袅,鸡鸣犬吠,生机勃勃。暖阳普照,光影斑驳,母亲满天银发,精神矍铄,倚门而望,盼儿归来。那种温馨的画面,和流逝的岁月一起渐行渐远,却历历在目。但这分明是一种幻觉,是我臆想天开的愿望吧了。当我推门进屋,看见厅房里放置的母亲的遗像时,猛然惊醒过来,回到现实之中。遂封包纸钱,弟兄们携带儿孙一齐到祖先和母亲安祥静归于大地的墓前,点燃自己的心香,以慰祖先和母亲的在天之灵。我深深的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因为这里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根基,是我衣食住行不竭的源泉,那里长眠着我至亲至爱的亲人。我虔诚地祭奠,因为我深深地思念我的亲人,肃穆的仪式是我怀念亲人的精神寄托。无论我离家出走多久,走得多远,我们都是故乡的孩子。那永不可寻的亲切和童真,让人终生难忘。思念亲人,思念故乡,就是回归母亲怀里的温馨,怀念遮风挡雨的舐犊之情。今年的清明节即将来临,自己的心又慌乱起来,觉得文字能代替人流泪,文字可以晾晒自己的忧伤,文字能让人挣脱生活的围剿和淹没。每个人都孤独地行走着,带着越来越漠然的表情,而思念亲人让人流泪,说明我心依然干净,我心依然柔软。遂提笔记下自己的心境,作为纪念先祖和母亲的祭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