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行政赔偿
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赔偿

行政审判专栏 | 甘肃高院裁判—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只能以行政机关在行政程序中形成的事实为限

来源: 作者:张萍 责任编辑:王智慧 发布时间:2019/7/31 9:21:34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微信图片_20190731092147.jpg

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只能以行政机关在行政程序中形成的事实为限

——都本强诉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专利侵权行政决定案


张 萍

甘肃高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一级高级法官


编者按:审理好知识产权案件,事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事关经济社会文化繁荣发展。该案是近年来省法院受理的一起涉知识产权的疑难复杂行政案件,也是2018年甘肃省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该裁判文书在第六届全国行政审判优秀业务成果评选活动中获得裁判文书类二等奖。小编将其中内容进行梳理、推送,供大家学习交流。


(一)基本案情

2006年4月27日都本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项名称为“可移动太阳灶”的发明专利,该专利于2010年4月14日被授权,专利号为ZL 2006100261O1.1,并取得了证书号为第607745号的《发明专利证书》。2016年5月3日,都本强认为马天一侵犯了其专利权,向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书》,2016年5月9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受理了都本强的申请。2016年12月13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六十八条、《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甘肃省专利条例》第二十八条之规定,作出甘知法处字〔2016〕1号《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处理决定书》,认定都本强提交的证据不充分,无法进行保护技术对比认定,且企业网站无侵权产品展示和销售实施行为,驳回了都本强发明专利构成侵权的请求。


(二)裁判结果 

一审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依据《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作出驳回都本强的请求合法,判决驳回都本强的诉讼请求。

二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认定诉讼时效超期和诉讼主体错误。经审查,诉讼时效是否超期和诉讼主体是否正确是司法判断权,属于法院审查判断的内容,并非甘肃省知识产权局的判断范围。根据《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九条规定,专利侵权纠纷的审查期限是4个月,经批准可以延长1个月。公告、鉴定、中止等时间不计入办理期限。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出的被诉专利行政决定超过办理期限。被诉专利行政决定依据《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和《甘肃省专利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作出处理决定。《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适用的前提条件是专利侵权成立,但本案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并未认定构成专利侵权。《甘肃省专利条例》第二十八条共有三款内容,其中第二款有五项内容,但是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笼统的适用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未引用到具体的条、款、项,属于适用法律不明确。据此,被诉专利行政决定适用法律错误,二审判决撤销被诉专利行政决定,责令重新作出处理决定。


(三)典型意义 

本案的典型意义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明确了认定诉讼时效是否超期和诉讼主体是否正确属于司法判断权的内容,知识产权局确认该事实,属于超越职权;二是强调行政机关超过法定办理期限作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属于程序违法;三是诠释了《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规定适用的前提条件是专利侵权成立。对今后行政机关作出专利行政决定具有指引和借鉴意义,也对今后审理知识产权类行政案件具有示范意义。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甘行终17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都本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住所地: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平凉路533号。

法定代表人朱晓力,该局局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陶涛,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步和。

第三人马天一。

上诉人都本强因诉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专利侵权行政决定一案,不服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甘01行初4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都本强,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的副局长陶涛及委托代理人徐步和,原审第三人马天一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于2016年12月13日作出甘知法处字〔2016〕1号《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的主要内容为:

经审理查明:1.“可移动太阳灶”(专利号:ZL 200610026101.1)发明专利于2006年4月27日由都本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2007年10月31日通过初审公开,2010年4月14日公告授权,专利权人都本强按期缴纳专利年费,最后一次缴费日期为2017年4月26日。2.2008年5月,依据招标文件(青政采招字(QC)2008—005),青海省科技厅作为采购人分别通过招标人青海省政府采购中心发出招标公告,将“轮式菱镁土聚光型太阳灶”项目公开招标,随后公示中标人。其中“定西市安定区伍明太阳灶厂”,在2008年中标人名单中。现本案涉嫌侵权产品自中标实施已八年,己超过专利法规定的二年诉讼时效。3.请求人提交的2016年5月20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甘肃省兰州公证处制作的公证书(2016兰公内字第2460号),用来证明可以从网站上获取马天一在网络上公开销售侵权产品及产品的事实及产品展示图。网站图片大多显示“轮式菱镁土聚光型太阳灶”在青海省作为项目公开招标成功的宣传,未发现请求人诉称的侵权产品完整实物照片。审理过程中,都本强作为请求人,未能提供被诉产品的实物证据,无法进行技术特征比对。同时,请求人称“轮式菱镁土聚光型太阳灶”主要应用于北方山地省份,口审中承认未在我省各地发现使用和销售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轮式菱镁土聚光型太阳灶”证据。经查证被请求人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未发现和展示“轮式菱镁土聚光型太阳灶”销售图片和销售记录。4.审查本案证据,经青海省政府采购中心依法招标,2008年“定西市安定区伍明太阳灶厂”作为中标人,合同签订时“定西市安定区伍明太阳灶厂”是个体工商户,经营户登记为马天一。故请求人诉马天一作为被请求人承担“定西市安定区伍明太阳灶厂”引发的本案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责任符合法律规定,诉讼主体适格。“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于2008年l2月9日成立,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故请求人诉马天一作为被请求人承担“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引发的本案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责任符合法律规定,诉讼主体不适格。“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网站销售的主体责任人,都本强诉马天一承担发明专利的侵权补偿,诉讼主体错误。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六十八条、《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甘肃省专利条例》第二十八条之规定,作出处理决定如下:1.请求人都本强提交证据不充分,无法进行保护技术对比认定,且企业网站无侵权产品展示和销售实施行为,故驳回请求人都本强发明专利构成侵权的请求。2.对请求人都本强提出的其他请求事项,依法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查明,2006年4月27日都本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项名称为“可移动太阳灶”的发明专利,该专利于2010年4月14日被授权,专利号为ZL2006100261O1.1,并取得了证书号为第607745号的《发明专利证书》。2016年5月3日都本强以马天一为被请求人,向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书》,请求处理事项为:1.要求被请求人立即停止侵权;2.要求被请求人赔偿请求人因被请求人侵犯专利权所受到的经济损失1540万元。其理由是:被请求人生产的可移动太阳灶,除控制灶壳升降的部分将伸缩升降改为螺旋升降以外,其他完全相同。而伸缩升降和螺旋升降都是通过改变支撑杆的长度来调节灶壳角度的,其手段、功能和效果基本相同。因此请求人认为被请求人侵犯了请求人的可移动太阳灶专利权。2016年5月9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给都本强作出2016-Q-03号《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受理通知书》,告知其提交的侵犯专利权纠纷处理请求符合《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条规定的受理条件,予以受理。2016年5月10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给马天一发出2016-Q-03号《答辩通知书》,通知其应当在收到请求书副本之日起15日内提交答辩书及证据等。2016年5月12日都本强向兰州市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该处公证员在电脑上通过“360安全浏览器”对“定西市安定区伍明太阳灶厂”、“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进行百度搜索,并对搜索页面显示结果实时打印作为证据予以公证保全。2016年5月24日马天一向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提交《答辩书》称其不存在侵权,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请求驳回都本强的请求。2016年6月22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给都本强、马天一发出2016-Q-03号《口头审理通知书》,决定于2016年6月27日15时对请求人提出的侵权专利权纠纷处理请求进行口头审理。2016年6月23日马天一向甘肃省知识产权局递交《延期申请书》。2016年8月12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对该专利侵权纠纷进行了口头审理并制作了2016-Q-03号《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口头审理笔录》。在口审过程中审理人员问都本强:“你的产品在省市场是否发现有销售?”其回答:“目前没有发现”。2016年8月15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向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发出编号2016007《专利侵权判定咨询委托书》,委托判定的事项为:就都本强诉马天一侵犯其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专利号:ZL2006100261O1.1)案出具专利侵权判定咨询意见书;判定意见的用途:将用于该侵权案件审理决定的参考。2016年8月18日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审核后同意出具咨询意见。2016年9月20日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作出甘知维权[201607]号《都本强诉马天一侵犯其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专利号:ZL2006100261O1.1)案侵权咨询意见书》(以下简称:《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鉴定意见:“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侵权行为认定指南(试行)》规定:‘判断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侵犯了某一项专利权,不仅需要判断所述产品是否落入该专利的保护范围,还应当认定被控侵权行为是否属于专利法意义上的侵权行为。缺少其中任何一方面,都无法直接得出被控侵权行为构成侵权的结论’和‘在销售侵犯他人专利权的产品行为实际发生前,被控侵权人做出销售侵犯他人专利权产品的意思表达的,构成许诺销售’。都本强没有提供能展示涉嫌侵权产品完整技术方案的证据。甘肃省知识产权局调查取证过程中也没有发现相同或类似产品。都本强提供的公证书记载了利用百度和360搜索可以在网络上查找到马天一售卖涉嫌侵权产品的过程。都本强本人下载保存了大量的网站资料打印了其中一部分向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提交。缺乏证据表明都本强下载、打印的网站资料与制作公证书之间的时间顺序和时间间隔,缺乏证据表明都本强提交的网站资料就是出自公证书记载检索到的网站内容。对都本强提交的网站资料中涉嫌侵权产品的图片,进行了独立和组合分析后没有得到涉嫌侵权产品的完整结构,无法确认涉嫌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该中心认为:1.现有证据严重不足,根据委托人所提供的证据不能直接或组合得到涉嫌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并以此判断该技术方案的所有技术特征是否完全覆盖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l-3记载的所有技术特征。无法得出马天一所售卖的涉嫌侵权产品是否落入请求人都本强的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的专利权保护范围的结论。2.许诺销售既包括合同法上的要约,也包括合同法上的要约邀请。许诺销售成立的关键,不在于订立合同的意向由谁提出,只要被控侵权人一方做出将会提供侵权产品的意思表示即可构成许诺销售,马天一在阿里巴巴开网店展示产品,构成了合同法上的要约邀请,但无法确定马天一所售卖的产品是否是侵权产品,缺少构成许诺销售的必要条件。马天一在阿里巴巴网开设网店,进行了商品展示的行为不构成许诺销售。”2016年12月13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并于2016年12月19日给都本强、马天一以邮寄方式进行了送达。以上事实有原告都本强与被告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均提交的第607745号的《发明专利证书》、兰州市公证处(2016)兰公内字第2460号《公证书》;被告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提交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书》、《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受理通知书》、《口头审理通知书》、《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口头审理笔录》、《专利侵权判定咨询委托书》、甘知维权[201607]号《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送达回证》等证据在案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以下简称《专利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专利管理工作。”据此,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为本辖区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具有对申请人都本强提出的专利侵权纠纷进行处理的法定职责。本案中,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于2016年5月9日受理都本强提出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请求后给马天一发出答辩通知书,并对该专利侵权纠纷进行了口头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当审理人员问都本强其产品在省市场是否发现有销售时其回答目前没有发现。2016年8月15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就都本强诉马天一侵犯其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案委托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出具专利侵权判定咨询意见书,用于该侵权案件审理决定的参考。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于2016年9月20日作出《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认定现有证据严重不足,无法得出马天一所售卖的涉嫌侵权产品是否落入请求人都本强的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的专利权保护范围的结论;马天一在阿里巴巴开网店展示产品,构成了合同法上的要约邀请,但无法确定马天一所售卖的产品是否是侵权产品,缺少构成许诺销售的必要条件,其进行商品展示的行为不构成许诺销售。知识产权局遂作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并给都本强、马天一以邮寄方式进行了送达。都本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经审理,因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在作出的《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认定现有证据严重不足,无法得出马天一所售卖的涉嫌侵权产品是否落入请求人都本强的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的专利权保护范围的结论及马天一在阿里巴巴开网店进行商品展示的行为不构成许诺销售,由此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出驳回请求人都本强认定“可移动太阳灶”(专利号:ZL200610026101.1)发明专利构成侵权的请求及对请求人都本强提出的其他请求事项依法不予支持之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故对都本强请求依法判决撤销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出的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并发回重新审理之诉求,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都本强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都本强上诉称,一、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和一审法院均依据《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认定马天一售卖产品没有侵权,但是该专家意见作为证据并没有向法庭提交,未经质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二、作为本案的鉴定人未出庭作证接受询问违法。三、本案鉴定过程没有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询问当事人、证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向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可能存在提供证据不全的情形,作出的鉴定意见缺乏真实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撤销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发回重新审理。

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当庭答辩称,一、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维权援助中心为上诉人提供的专家咨询意见,答辩人作出行政决定时没有将其作为证据采信,一审期间,答辩人将咨询意见作为参考证据向法庭提交,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进行过询问并组织质证,上诉人的意见是对该证据没有异议。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马天一当庭述称,坚持一审的答辩意见。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都本强就专利侵权纠纷,曾因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不予立案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不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在本院二审期间,经协调,以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于2016年5月9日受理了其专利侵权纠纷为由,申请撤诉,本院二审作出(2016)甘行终101号行政裁定,准许其撤诉。之后,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出了本案被诉专利行政决定。

本院认为,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和庭审情况,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被诉的专利行政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程序是否合法、适用法律是否准确;二是原审法院将《侵权咨询意见书》作为认定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合法的证据是否正确。结合上述焦点,本案阐述如下:

一、被诉的专利行政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程序是否合法、适用法律是否准确

首先,关于被诉专利行政决定事实是否清楚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本案中,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第二项认定都本强诉求保护的专利侵权已超过专利法规定二年的诉讼时效的事实;第四项认定甘肃伍明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网站销售的主体责任人,应当由其承担责任,但都本强诉马天一承担发明专利的侵权补偿责任,诉讼主体错误的事实。经审查,诉讼时效是否超期和诉讼主体是否正确是司法判断权,属于法院审查判断的内容,并非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的职权范围,其以行政权确认了应当由司法机关审查的事实没有法律依据,超越职权。故被诉专利行政决定部分事实认定不清。

其次,关于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应当自立案之日起4个月内结案。案件特别复杂需要延长期限的,应当由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负责人批准。经批准延长的期限,最多不超过1个月。案件处理过程中的公告、鉴定、中止等时间不计入前款所述案件办理期限。”本案中,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于2016年5月9日立案受理,2016年8月18日委托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对马天一是否侵犯都本强的发明专利“可移动太阳灶”出具专利侵权判定咨询意见书。2016年9月20日,中国(甘肃)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出具了《专利侵权咨询意见书》。该期间可以不计入办理期限。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至迟应于2016年10月8日前办结,但其在2016年12月13日才作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超过法定办理期限,且无证据证明经过了部门负责人批准延长。故被诉专利行政决定超过法定办理期限,程序轻微违法。

第三,关于被诉专利行政决定适用法律是否准确的问题。本案中,被诉专利行政决定依据《专利法》第十一条、第六十八条和《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以及《甘肃省专利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作出处理决定。本院认为,1.《专利法》第十一条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该条规定的内容与被诉行政决定查明的事实及结果不相符。2.《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八条规定:“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或者人民法院作出认定侵权成立并责令侵权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的处理决定或者判决之后,被请求人就同一专利权再次作出相同类型的侵权行为,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请求处理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可以直接作出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的处理决定。”该条适用的前提条件是专利侵权成立,但本案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并未认定构成专利侵权,因此,被诉专利行政决定与该条的规定不相一致,属于适用法律错误。3.《甘肃省专利条例》第二十八条共有三款内容,其中第二款有五项内容,但是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笼统的适用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未引用到具体的条、款、项,属于适用法律不明确。据此,被诉专利行政决定适用法律错误。

二、将《侵权咨询意见书》作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合法的证据是否正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据此,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应当是以行政机关在行政程序中形成的证据进行审查,对超出行政程序之外形成的证据不能作为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除非其符合补充证据的规定。本案中,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在行政程序中并未将《侵权咨询意见书》作为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的定案证据,而是作为参考依据。原审法院却将《侵权咨询意见书》作为判断被诉专利行政决定是否合法的证据和裁判依据,不符合证据认定规则,应予纠正。关于上诉人都本强提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没有将《侵权咨询意见书》作为证据向一审法庭提交,也未经过质证,一审法院据此判决不当的上诉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经审查,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将其作为证据提交一审法院,并且在开庭质证时,上诉人都本强对该证据也发表了质证意见,对该事实有庭审笔录予以佐证,故都本强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被诉专利行政决定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且程序轻微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二)项之规定:“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主要证据不足的;(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据此,本案被诉专利行政决定依法应予撤销。原审法院未对被诉专利行政决定的合法性全面审查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七十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1行初43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甘肃省知识产权局作出的甘知法处字〔2016〕1号《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处理决定书》;

三、责令甘肃省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处理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由被上诉人甘肃省知识产权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萍

审  判  员    刘  晶

审  判  员    陈金瑞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

法 官 助 理    朵利民

书  记  员    丁卫东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


第十一条 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

第六十八条 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申请专利和办理其

他手续,应当按照规定缴纳费用。


2.《专利行政执法办法》


第十八条 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或者人民法院作出认定侵权成立并责令侵权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的处理决定或者判决之后,被请求人就同一专利权再次作出相同类型的侵权行为,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请求处理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可以直接作出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的处理决定。 

第十九条 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应当自立案之日起4个月内结案。案件特别复杂需要延长期限的,应当由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负责人批准。经批准延长的期限,最多不超过1个月。

案件处理过程中的公告、鉴定、中止等时间不计入前款所述案件办理期限。


3.《甘肃省专利条例》


第二十八条 专利纠纷的双方当事人不愿协商或者调解不成的,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有处理权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 

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认定专利侵权行为成立,做出处理决定的,可以采用下列方式制止侵权行为:  

(一)实施专利方法的,责令其停止实施,并且不得转移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或者以任何方式将该产品投放市场;  

(二)制造专利产品的,责令其停止制造行为,销毁或者拆解用于制造专利产品的专用设备。被请求人和相关的经营者不得使用或者转移已经制造的专利产品或者以任何形式将该产品投放市场;  

(三)销售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产品的,责令其停止销售,被请求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转移尚未出售的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四)许诺销售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产品的,责令其停止做出许诺销售的一切活动;

(五)应专利权人及其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提请海关、商务、出入境检验检疫等部门对侵犯专利权的进出口货物依法进行处理。  

专利侵权纠纷处理过程中,当事人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行政程序自行终止。


4.《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条 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第三十四条 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但是,被诉行政行为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第三人提供证据的除外。

第七十条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

第八十九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

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