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03月27日 星期三
中基层法院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基层法院新闻

今天我当班 | 探访甘肃最忙基层人民法庭

来源:省法院宣传处 作者:潘静 虎文心 责任编辑:李瑞 发布时间:2019/3/8 23:48:03 阅读次数:452
字号:A A    颜色: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20.jpg

 


忙碌,忙碌,忙碌!

张掖市甘州区法院西郊人民法庭是甘肃省最忙的基层人民法庭之一,近三年平均年收案数达1600多件,超过了一些基层法院的收案总数。

3名员额法官、3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这是法庭的所有干警,他们早上迎着晨曦投入工作,晚上时常披星戴月回家。

这个地处甘州区明永镇下崖村的西郊法庭,其“忙碌”程度只是甘州区法院的一个缩影。甘州区法院院长杨学诗介绍,该院是全省案多人少矛盾最为突出的基层法院,收结案数连年位居全省基层法院前列。

一组数据可以佐证:2018年,甘州区法院受理案件27150件,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达340件,是全省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的2.3倍,法官人均结案数居全省第一。

3月6日,记者走进西郊法庭,对这个“全省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集体”、全区法院办理案件数最多的基层法庭进行了体验式采访。

 


田间地头巡回审理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23.jpg


早上8时整,当庭长马进荣走进西郊法庭时,很多当事人已经踏进了法庭的大门。

“我们法庭每年办理的诉讼案件数占全院的12%,2018年3名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为450件。”一边整理卷宗,马进荣一边对记者说。

按照安排,庭长马进荣和审判员杨学林当天要到沙井镇九闸村调解一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副庭长索国雄“留守”法庭办案。

一切准备妥当,早上9时,法庭巡回审判车驶向九闸村,他们要先到田间地头现场勘查了解引发这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起因。

途中,马进荣对记者说,这起案件是农村典型的因相邻纠纷引发的赔偿案件,本着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法庭决定利用巡回审判的方式办理此案。

伴随着阵阵尘土飞扬,车辆穿过曲曲折折的乡村便道,停靠在了原告孙某和被告吴某的承包地的田埂旁,俩当事人已经等候在这里。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25.jpg

 

“吴某犁地的时候,拖拉机把田埂上的土倒进了我家地里,我把土清理后,叫他过来说了一声,田埂上犁出了一个口子,他浇地的时候水流到我家地里后不要找我,结果他就把我打了。”原告孙某指着横亘在两家地中间的田埂说。

被告吴某表示:“原来田埂很宽,孙某犁地把田埂逐渐弄窄了,才导致我耕地时不小心弄出来了个口子。”

双方因此事发生争执,后相互厮打,期间孙某受伤住院。经鉴定,孙某的伤势为轻微伤。

今年1月份,孙某将被告告吴起诉至西郊法庭,要求赔偿各项损失3万余元。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28.jpg

 

勘察了现场后,办案人员在九闸村的广场上搭建了简易的巡回法庭,由审判员杨学林主持,邀请当地的人民调解员进行了现场调解,当地群众自发前来旁听,经过法院耐心细致的调解,最终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次日履行完毕。

 

 温情回访情系群众

 


一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成功调解结案后,庭长马进荣突然想起他主持审理调解的一起交通事故纠纷案受伤的原告邵某家也在沙井镇,于是自掏腰包买了点礼品对邵某进行了回访。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30.jpg


原来,邵某于2016年10月在村便道上行走时,被同村村民张某驾驶的拖拉机撞倒,导致邵某的左脚受伤入院治疗,经鉴定邵某的伤残等级为八级伤残。

2017年6月,原告邵某将被告张某起诉至西郊法庭,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等各项损失30多万元。

同年7月,马进荣作为审判长对该案进行了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张某赔偿原告邵某医药费等各项损失18万元,分四次于2018年12月30日前付清。

结案后,马进荣心里一直挂念着邵某的伤情,之后曾多次登门回访。

车辆很快到了邵某家,轻叩铁门,邵某拄着拐杖迎了出来。

“现在脚怎么样了?”马进荣关切地问道。

“还很疼,一走路脚就肿起个大包。”邵某脱掉鞋,露出了受伤的脚。

“后续还得治疗,要尽量少活动,药要继续用上。”

“就是,明天就动身去兰州呢,到大医院检查一下。”

“赔偿款全部收到了吧?”

“今年元月份最后一笔钱也付清了。非常感谢法庭!”

半个多小时的回访结束后,尽管马进荣多次让邵某留步,但邵某还是执意送大家走出大门。

马进荣告诉记者,此案调解结案后,被告张某按时履行了协议内容,保障了邵某后续治疗的费用,效果比较好。据统计,西郊法庭办理的民商事案件中,审前调解成功率达到了65%以上,有效缓解了案多人少的压力。


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


当庭长马进荣带领大家外出办案的同时,“留守”法庭的副庭长索国雄也开启了忙碌的一天。

从8时10分开始,仅用了半个多小时,索国雄就成功调解了一起原告某银行诉被告张某的借贷案件,被告当场表示在规定的时间内偿还贷款。

制作调解书、打印、签字、盖章……送走了这波当事人,索国雄马不停蹄的又对一起借贷纠纷进行立案。

翻看了立案材料,索国雄对当事人说:“写欠条一定要用黑色碳素笔,铅笔字迹易磨损不利于证据保存。”

“好,我相信你索庭长,我的案子就请你为我讨回公道了。”当事人说。

时针指向上午9时,索国雄穿上法袍,走进了审判庭,开始开庭审理一起借贷纠纷案……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33.jpg


中午13时30分,记者见到索国雄时,他刚从审判庭出来。

“到这会了还没有吃午饭吧?”记者问他。

“第二个开庭刚刚结束,还没顾上吃。”

索国雄告诉记者,春耕开始了,农忙时节当事人来一趟法庭不容易,所以大家在中午和晚上也办理案件,最大限度地方便诉讼群众。

食堂简单的用餐后,索国雄又全身心地投入办理一起原告张某诉被告何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索国雄原以为这又是一起稀松平常的民间借贷纠纷,但年近七旬的被告何某却向他大倒苦水:“这不是借款,而是原告张某给我垫付的保险费!”

原来,原告张某是销售保险的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前几年何某家生活还算富裕,想着给自己买个保险也算以后年纪大了多点保障,不料儿子儿媳离婚了,儿媳没了去向,儿子也一直在外地打工,自己一个人带着孙子还要种地,家境日渐窘迫。


微信图片_20190308234736.jpg


购买的保险去年续费的时候,手头紧张的何某让原告张某先垫付上,直到现在没有能力偿还。原告张某也觉得自己帮忙垫付保险费,却至今没有着落很冤枉。

了解案情以后,索国雄觉得保险费对被告何某目前的经济状况而言确实造成了很大的经济压力,最终经过耐心调解,由原告张某协调帮助被告何某解除《保险合同》,然后被告将原告垫付的2500元保险费返还原告,原告申请撤回了起诉,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当天,西郊法庭共办理了10件案件,其中成功调解5件,开庭审理3件,原告申请撤诉2件,大家度过了忙碌充实却也平常的一天。


记者手记


开庭、开庭、吃饭、开庭、开庭;见当事人、调解、见当事人、调解……记者体验的这一天,对西郊法庭来说,每天都在上演。

正如甘州区法院院长杨学诗所说的那样,西郊法庭只是甘州区法院的一个缩影。面对日益突出的案多人少现实处境和巨大压力,近年来,甘州区法院主动破解难题,探索构建了实施“三次分流”,强化“七个支撑”的改革举措,有效破解了案多人少的突出难题,取得了明显成效。

所谓实施“三次分流”,即向区综治中心分流,通过“诉前调解+司法确认”模式化解纠纷;向审前调解中心分流,通过“法官指导+特邀调解员参与”的模式开展调解;向专业审判团队分流,通过“门诊式”审理模式,同类案件专业团队集中多案连审,当庭调解、当庭宣判。

所谓强化“七个支撑”,即诉调对接无缝化、审判团队专业化、办公办案信息化、保障服务社会购买化、辅助工作集约化、法律文书模板化、绩效考核科学化。

杨学诗表示,通过一系列改革举措,实现了“法治、德治、自治”深度融合,形成了“三调联动”机制,完善了“分调裁审”配套改革措施,回归了司法本位,减轻了法官办案压力,提高了办案质量效率。

实施“三次分流”,强化“七个支撑”的改革举措受到了社会的认可。今年1月份,甘州区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表彰为“全国优秀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