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03月27日 星期三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忆故乡元宵节跳火堆

来源:省法院宣传处 作者:张江山 责任编辑:李瑞 发布时间:2019/2/19 9:12:18 阅读次数:629
字号:A A    颜色:


01d66d55454cbb0000019ae92c9e9c.jpg@2o.jpg


今天是周六,也是元宵节,节不节的也就这样,只是不用上班,能休息罢了。窝在家里一整天,本打算去公园里转转,看看灯展,但一想到拥挤的人群和嘈杂的环境,最终还是放弃了。

傍晚时分,倚窗抽烟。忽然看见楼下空地燃起火光,有几个人点着一堆火,在上面跳来跳去。火堆不大,是用纸箱等杂物点燃。经过的路人有的观望拍照,有的直接跟着跳起来。我一下来了兴致,在这繁华的省会都市,居然有人知道在今天跳火堆,这不是只有故乡才有的习俗吗?简直太令人惊讶与激动,仿佛在陌生的异乡见到了熟悉的久违的亲人。只是,这儿的火堆只有一个,故乡的火堆,那可是一条长龙啊!

想想,我离开故乡已有十三个年头,有十三年没跳过火堆了。如今,听说故乡的小村已被政府整体扶贫搬迁,村里已没了人,处处残垣断壁,衰败不堪。我永远失去了故乡,永远没有机会,在故乡的夜晚,和全村人一起,再跳一次火堆了。

记忆中,故乡元宵节最有趣味的事,就是跳火堆。那也是正月里最后一项重要的集体活动。跳完火堆,除尽了晦气,意味着年才算真正过完,村人也将开始各自又一年的忙碌。跳火堆的时间各村不尽相同,有的是在十五晚上,有的是在十六晚上,我们村是在十六。


012a6155454cbb0000019ae9556d1a.jpg@2o.jpg


天色傍晚,全村家家户户在自家院落前堆起十来个小的麦草堆,与相邻各家的麦草堆连在一起。天色渐渐暗下来,全村各处的麦草堆渐次点燃,放眼望去,就像一条条火龙出现并盘匐在黑暗山村的各条街巷中,隐隐欲动。走进一点,火头在麦草的烟气中随风摆动飞舞,霎时,那火龙真要动了起来,要翻滚,要向前,要腾飞。

这时候,早有年轻的小伙在远处熊熊燃烧的火堆上跳跃,他们身姿矫健,会一连跳过好几条火龙。最开心的当属孩子,围着一个个火堆打闹嬉戏,冷不丁往火堆里丢一只鞭炮,炸得燃烧的麦草火星四溅,倘若这时正好有人跳过,估计身体或衣服某处肯定难免被烫,但没有人会恼,火光照亮的,只是一张张开心的笑脸,大家都会主动与火接近,图一个大吉大利。年迈的老人也会在家人的搀扶下,到火堆旁绕一圈,走一走,让火龙带走病魔邪祟,保证一整年健健康康。

麦草慢慢烧过了,火苗退了下去,火龙重回黑暗,只剩一堆堆一闪一闪的火星。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拿起铁掀,将燃烧殆尽的火星扬起来,根据火星漂浮降落的方向与形状,预知当年庄稼的播种种类和收成。

我当时只是个半大小子,对这些茫然无知,只是略觉神秘和庄严。望着烧过的黑黑的麦草堆,心里不免一丝失落。热闹的场景总是短暂。烧过麦草的淡淡的烟味还弥漫在村庄四周,舒适,亲切,自由,像母亲烧菜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是故乡的味道……

楼下跳火堆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散去,用废纸箱点燃的那堆火早已熄灭。我站在窗前,心里涌起阵阵热浪,故乡那条蜿蜒的火龙又浮现在眼前,他越烧越旺,燃烧在我的脑海里,燃烧在我身体的每条血管中。

 


注:拙文写于2017年元宵节,转眼已是两年光景。今又元宵时,恰有公众号开设“法院文艺”栏目,拿来分享,供消遣过节,图一乐呵。